央视新闻客户端点击或扫描下载

首页视频资讯看展插画专题公开课

中国油画第一人:李铁夫

艺术家 央视网 2015年08月12日 15:32 A-A+ 二维码
扫一扫 手机阅读

原标题:

      李铁夫是我国第一个到西方学习美术而达到高深造诣的艺术家,是辛亥革命的先驱者之一,也是一位富于正义感,有节操、有骨气的爱国者。

      李铁夫出生于广东省鹤山县雅瑶陈山村龙门里的一个贫苦家庭。铁夫原名玉田,号昭龙,“铁夫”是他在国外从事革命活动时自取的名号。铁夫幼年十分喜爱绘画,常临摹章回小说插图人物,显出绘画方面的才能。但因家境贫困,铁夫要经常帮助父母干农活,以维持生计,更无条件从师学绘画。1887年铁夫随其堂叔背井离乡到海外谋生,先到美国旧金山,后转到英属加拿大,工余时自己练习绘画。后得到亲友的资助,考入惠灵顿美术学校学习西方油画。

      进入惠灵顿美术学校,李铁夫刻苦学习油画和水彩画。开始,他碰到的最大难题是语言不通,又缺乏基本的绘画基础,没有经过严格的素描训练。但李铁夫用勤奋来补上这一课。星期天,同学们都去游览,他却把自己关在课室里,刻苦练习绘画。他画《伏尔泰》、画海盗头像《阿里斯托芬》,画《维纳斯》、《大卫》、《浴女》和雕塑大师罗丹的《拉奥孔》等世界美术史上著名的人物雕塑。他画了一张又一张,甚至连吃饭、睡觉时也想着画的构图、意境。与此同时,他利用假日到艺术馆临摹艺术大师的作品。经过刻苦的学习,他的学业大有长进,第一年考试,即获第一名,并获得一年的奖学金。学校的奖励,名师的指导,使李铁夫深受鼓舞,更加勤奋,他以后所学的各门课程,考试都取得优异成绩,多次获奖,并因而名声鹊起。

      1909年,李铁夫转赴美国以优异成绩考入纽约美术大学学习。受教于被誉为“世界画王”的威廉-切斯和约翰-萨金特两位大师,每次考试均名列前茅。1913年,他的画作参加展览,获头等奖,得奖金400美元;1914年又获得铜像大奖。据粗略统计,李铁夫在欧美参加美术展览获头等奖10多次。由于绘画艺术造诣高探,尤以油彩肖像为世界所推崇。1916年,李铁夫在美国被推选加入当时最高的国际美术机构“国际画理学会”,成为该机构建立以来的第一位亚裔会员。他还加入当时很有影响的“纽约艺术学生联盟”,还是“万国老画师画院”会员和美国雅士蕉殿力美术大学副教授。他的艺术造诣得到了当时许多名人的赞赏,孙中山曾称誉李铁夫为“东方画坛巨擘”,革命家黄兴赠他“横扫东亚”的题词,并与程璧光和梁联芳等联名在报纸上推崇他的艺术:“洵足与欧美大画家并驾齐驱,诚我国美术界之巨子”。

      李铁夫绘画的艺术特点是从切斯与萨金特这两位艺术大师那里学习和掌握了源自荷兰、西班牙“学院派”的现实主义油画的精湛技巧,又富于新的发展变化。他所作的油画肖像,光暗和章法的处理虽然大体上仍保持“学院派”古典作风的严谨庄重,但色彩的运用已打破了单调沉闷的棕色调,而善于根据每个对象的特性和思想情感的不同,去安排总的色彩效果,故能变化多端而从不落俗套。切斯曾赞李铁夫的绘画艺术,说他的肖像油画在当时的美国可算“首屈一指”,是一位擅长“西方肖像油画的东方艺术家”。他的代表作《音乐家》(在国外曾获一等奖)的轻快活拨,《老教师》的坚实稳重,《蓝眼青年》的细腻柔和,特别是《金发姑娘》画面上所罕有的暗绿色的背景,有效地烘托出少女微带桔红的脸蛋儿,使人联想到萨金特和切斯的画风,也让人看到了“学院派”艺术大师维斯特勒、宝加和罗特列克等早期作品的和谐而又瑰丽的色泽。一位海外研究西方艺术的评论者,曾在台湾美术杂志上评述《李铁夫画集》说:“着实令人惊讶于世纪初的中国洋画界有如此突出的绘画奇才。”

      李铁夫在侨居海外年代所创作的肖像画,不是以一个“异邦人”的陌生眼睛,猎奇式地描摹创作对象的外表特征,而是用真挚的情感表达出人物的思想性格。《老教师》中,从灰髯的老教授正陷入严肃的沉思和他那纹缕深刻的面容上,刻划出老教师学识渊博、修养有素的学者风度,他手握书本、诲人不倦的形象使人感到这是一位忠诚于教育事业的好教师。《音乐家》中那位安详的音乐家则在庄重之中显出活泼喜悦的性格,他那深湛的蓝眼睛里,流露出慈爱而温柔的情感。《黑发少女》中那位穿着粗料旧衣的黑发少女满脸愁容,半缕散落的额发,挡住她低垂的眼睛,更点染出人物心情的忧郁。

      1932年,李铁夫带着为中华民族抗日救国做一些有益工作的希望,孑然一身回到了香港。之后,他的艺术风格有了明显的变化。油画《画家冯钢百》是画家1934年在香港创作的,是他把中国书法和绘画的用笔方法融入油画艺术中去的一例。在这幅油画里,他弃过去在国外常用的薄涂、轻快的小笔筋,改为厚涂、厚堆的大笔筋,酷似中国的水墨画。李铁夫与冯钢百曾在美国相处,友谊笃厚。这幅油画画得游洒自如,有国画之风,停笔凝视的画家似在严肃地思考,也可以说是李铁夫自己心情的写照。作此画时,李铁夫已是贫困潦倒,他是借用画家余本的画室,用冯钢百的画布、颜料而作成的晚年的一幅完美的油画肖像。其他如油画《远望瀑布》、《对虾》和水彩画《四川峨媚》等也体现了这种变化。

      李铁夫在经济拮据画不起油画的窘境下便创作水彩画。他的水彩画善于表现外光和运用闪烁跳跃的色彩。主要有以下三个特点:一是淡彩处理和水份控制的手法有独到之处,因而画面常流露出微妙的笔趣与墨趣。二是色彩的运用虽偏重于补色或混浊色的统调,但在混浊的色调之间又善于施用几处明快的色彩,增强了绘画的节奏感,使画面更为集中。三是在用笔方面善于发挥稀密笔之间的相衬效果,利用简笔粗笔与细笔琐笔的相间与对照,以烘托出细笔所描写的画面主题,并能使画面更加活泼生动。

      李铁夫除了绘画技艺高深外,对书法、吟诗、作对联也有一定的造诣。少时在乡间读书,已是诗文书画同感兴趣。在以后的日子里,他绘画之余,不忘练习书法、写诗、作对联,使其功底日深。每遇心境喜悦或忧郁、悲愤,就会即时赋诗。早在1909年,李铁夫协助孙中山建立同盟会纽约分会时,曾与孙中山及同盟会员在一家华人餐馆摆酒庆贺,席间即赋律诗一首以抒壮志:“少林座中客,浩歌醉江楼;颇疑屠博中,可与共奇谋。唯恨奸不仁,饿殍溢四沟;丈夫乐成仁,市民除国寇!”

      李铁夫留下的诗槁中,大都是寓意探且格调高,其中有一首“轱辘格”的《感偎》诗写道:“水分泾涓污难合,器异薰莸味岂投,志士知时宁就暗,良禽择木岂迁幽?……”全诗共40行,诗中把“器异薰莸味岂投”(意即香花臭草不能并列)作为“主旋律”,反复地在一节的不同位置上出现,抒发了他对黑暗势力的愤恨与洁身自好的情操。

      李铁夫的书法吸收魏碑的精华而以颜体为基础,苍劲豪放。他多次书写过傅青主的书论:“傅青主先生曰:学书之法,宁拙勿巧,宁丑勿媚,宁支离勿轻滑,宁率真勿安排。”在心为志发言为诗,其中有道存焉,只有言人民之志,载人民之道的作品,才与日月同光永远不朽。他书写的条幅:“傲骨核校今复尔,行空天马肯羁留?”书写的对联:“松柏老而健,芝兰香且清。”、“家贫青史在,身老白云深”等。笔划矫健苍劲,具有他自己独创的艺术风格,同他的绘画一样,李铁夫的书法也是留给后人的宝贵艺术珍品。

      李铁夫既是伟大的艺术家,也是辛亥革命的先驱者和爱国志士,他晚年回顾自己一生经历时曾说:。平生只有两大嗜好:“一是美术,二是革命。”自19世纪末以来,孙中山经常到英国、加拿大、美国和东南亚等地向华侨进行推翻清朝、创建民国的革命宣传和组织工作。从这时开始,李铁夫即追随孙中山,他比孙中山小3岁,因而尊称孙中山为“孙大哥”。

      1907年,徐锡麟、秋瑾在反清起义失败后惨遭清廷杀害。消息传到加拿大,李铁夫和兴中会会员义愤填膺。翌年,李铁夫随孙中山由加拿大至美国,筹建同盟会纽约分会。1909年12月,同盟会纽约分会正式成立,初周植生为会长,钟性初为书记,后改任由孙中山“主盟”,李铁夫为常务书记。李铁夫担任此职6年之久,协助孙中山筹款,增设同盟会19处。为了宣传革命,他不仅组织演剧和导演电影,组织电影公司,通过文艺宣传革命。同时,还把自己卖画所得和艺术奖金大部份捐助革命。据统计,李铁夫共捐献美金一万多元,支持孙中山进行革命活动。

      1910年,清廷派贝子载振为大使,程璧光为副使,率舰往英国贺英王乔治五世加冕。事毕后,程氏奉命率“海圻号”舰往墨西哥、古巴等国慰问华侨,航经美国纽约时,李铁夫与同盟会会员赵公璧、邓家彦冒死登舰,慷慨陈词,宣传革命,终于说服了军舰统领程璧光和全舰官兵,加入了同盟会。

      袁世凯窃国篡权以后,倒行逆施,李铁夫恨之入骨。革命家黄兴到美国各地宣传组织“讨袁护国”。在纽约时,李铁夫与他同住一室,成为挚友,东奔西走,协助黄兴开展活动。

      李铁夫浪迹海外40多载,1932年孑然一身回到祖国,计划创作一套辛亥革命史画和创立一所高等美术学院。由于环境恶劣,他多次碰壁,使满怀理想的李铁夫意识到:他这个“创业元戎”已处“乞讨”地位,而国内的现实是无法让他施展才智的。遂于1934年迁居香港过清贫生活。

      1935年,友人们在香港曾为李铁夫举行3天的画展。从当时所订的“润格”来看、一张肖像5000元、一件塑像10万元,但李铁夫却无意于靠卖画得名得利。显贵人物请他画像,虽“再三恳求”,甚至出予千金,他却“拂袖去不与言”。香港沦陷期间,李铁夫对蹂躏我中华河山的日本侵略者怀有刻骨仇恨。日军搜查他的住所时,他破口大骂,面无惧色。茶余饭后读报本是李铁夫的癖好,但日寇占领香港后,他“虽日赴茶楼不改以往,然不复读报矣!”表现了中国人民酷爱独立自由,反对侵略奴役的崇高爱国主义精神,不愧为铮铮傲骨的“铁夫”!

      1943年春,李铁夫从香港往台山、肇庆、梧州、桂林、四川等地游览、居住了几年。在桂林期间,老同盟会员李济深亲自陪同他游览了“山水甲天下”的桂林以及漓江、阳朔的名山胜水。他曾对李济深说过,希望有机会为五位当代人物----毛泽东、周恩来、宋庆龄、冯玉徉和郭沫若画肖像。李济深在向桂林艺术界人士推崇李铁夫时,赞扬“他将艺术与人生融和成一片了,不知道什么叫做功名利禄,什么叫做交际应酬。他终生孜孜为艺术而奋斗,没有功夫应酬、开展览会,连娶妻都认为是“艺术家人生中多余的事”。郭沫若也曾赞:“李铁夫是值得认识的一位奇人”。

      1946年,李铁夫回到鹤山,这是他离乡50余年后第一次也是唯一的一次返回故乡。他住在陈山小学,并在那里举办了为期3天的个人画展。他曾为本乡名泉“蟹眼泉”书写了一副对联:“蟹眼涌泉秋更泠,龙珠赛月夜增光”,准备日后以卖画所得在泉边建凉亭供路人休憩,可惜后来未能实现。

      同年,李铁夫返回香港,仍然住在那间破棚子里过着孤独、清贫的生活,但他那艺术家的创造热情和人生理想并未泯灭。“家贫青史在,身老白云探”李铁夫晚年书写的这副对联,就是他当年生活的写照。他常在一些残旧的纸上作水墨画,以抒发他未酬的壮志,这些画的题材大多是猛虎、振翅的雄鹰或自由翱翔的鸿雁……

      1949年10月,中华人民共和国诞生了。李铁夫同香港文艺界朋友庆祝新中国的诞生,以给李铁夫祝寿为名欢庆祖国解放。当时,李铁夫竟忘记了自己是己届耄耋之年的老翁,手舞足蹈地跟青年人一起扭秧歌。

      1950年,华南文联要把李铁夫接回广州。8月底,数十位同行和晚辈曾给他举行一个盛大的欢送会,这位大病初愈的艺术前辈,喜气扬眉地向大家话别。当晚,其中几位朋友陪同他踏上港澳轮向广州进发。晚间,李铁夫躺在轮船餐楼上,渡船的拖轮正靠近他的床位,机器声整夜不停,吵得他老睡不着,他十分生气地说:“现在是1950年了,我们还要坐这种古老渡船。军阀、官僚,真该死,硬把中国的进步,阻迟了几十年。”

      8月31日中午,李铁夫顺利到达了广州,华南文联的同志们到码头迎接他。9月2日晚,华南文联为李铁夫举行了盛大的欢迎会。参加大会的有文学、美术、音乐、戏剧、舞蹈、戏曲等各界的代表,还有党政军、工商界和李铁夫的好友以及因事到广州来的广西、上海文联的同志。华南文联筹委会主任欧阳山致欢迎词。他说:“人民政府是重视艺术的,是尊重艺术家的,对革命有贡献的艺术家一定会给予优待。李先生很早就参加革命,一向就无私地、全心全力地支持革命。他坚持进步,数十年如一日。因此,我们万分高兴,迎接他老先生回来……从此,这一面艺术的光辉大旗,永远高竖在五羊城上。他贞坚自守的精神,值得我们学习。”

      当时,李铁夫兴奋地站起来说:“今天,是我生平受到最盛大、最真诚的欢迎,我太高兴了。我生平有两大瘾,一是美术,二是革命。现在亲眼看见人民当了家,……我几十年来的梦想实现了。”最后,文联请李铁夫写了一幅中堂,李老振笔大书:“丘也闻有国有家者,不患寡而患不均,不患贫而患不安,盖均无贫,和无寡,安无倾。”

      回到广州后,李铁夫欣然就任华南文艺学院教授及华南文联副主席,为培养新中国的美术人才呕心沥血。他担任油画系主任,常常利用假日辅导学生,受到了人们的敬重与爱戴。1952年6月16日,李铁夫于广州病逝,终年83岁。临终时他把自己身边的100多幅作品及遗物都献给了国家。

      1976年2月,广州美术学院编选李铁夫遗作时,宋庆龄副委员长欣然挥毫为《李铁夫画集》题写书名(此画集由上海人民美术出版社出版),这是对李铁夫先生一生劳碌的最好慰藉。1985年,继1979年他的第一本画集在上海问世后,岭南美术出版社为他编印了《李铁夫》大型画集。人民终竟没有忘记他。

      1983年,鹤山县人民政府在画家的家乡陈山村兴建一座“铁夫画阁”,著名国画家关山月书写了阁名。画阁中陈列着李铁夫生平事迹资料和他的部份作品。庭院中还竖立了国内著名雕塑家潘鹤雕塑的李铁夫半身铜像,供人瞻仰,以表达故乡人民对这位艺术大师和民主革命先驱者的敬仰与怀念。

  • 资讯
  • 看展
  • 插画
  • 设计
  • 视频
  • 专题
扫一扫
扫一扫,用手机继续阅读!
央视网新闻移动端
央视新闻客户端iPhone
央视新闻移动看!
CBox移动客户端
下载到桌面,观看更方便!
书画图集
860010-1121080100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