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新闻客户端点击或扫描下载

首页视频资讯看展插画专题公开课

感慨李铁夫

艺术家 央视网 2015年08月12日 15:13 A-A+ 二维码
扫一扫 手机阅读

原标题:

      在中国现代美术史上有这样一位特殊人物,他在不少方面经常被认为可称“第一”——第一位留学西方的油画家,第一位真正掌握了西方油画技巧的艺术家,第一位能够用油画语言达到可与西方大师比美的中国油画家……等等。他在中国民主革命史中也同样占有重要位置,甚至被孙中山先生等极高地赞誉。然而,这样一位人物,在长期以来,又时常被人们有意或无意地遗忘,甚至在一些重要的美术史书上,对他的研究和评价也显得很不相称,他的名字及成就只是很小的范围里传播,他的作品的收藏和保存状态更是令人担忧和费解……这个人物,就是“东亚画坛第一巨擘”(孙中山语)李铁夫。

  一、李铁夫(1869——1952)是广东鹤山陈山村人,原名李玉田。家境极贫苦,只有一间十三桁瓦顶的土屋。祖父、父亲世代都务农。但是,李铁夫从小却能够随乡里中的一位孝廉吕辉光攻读诗书,这对他后来在艺术、诗文方面的发展至为重要,也可见,他的家庭及乡间的环境对文化仍是非常重视的。

  广东地处滨海,与海外的经济文化交流得地利之便,得风气之先。在近代史上,出现了一大批站在时代潮流前沿的重要历史人物,如孙中山、康有为、梁启超、容闳、詹天佑、陈启源、冯如等。在美术方面,西方画法的传入在广东沿海也是一个重要埠头,进口转外销的“商品画”促进了“洋画”在沿海地方的传播。当时,“外销画”在这一带也多少成了一种行业,出现了一些颇为重要的画家如林呱(关作霖)等。而另外,鹤山开平一带由于人口密集,土地,气候,耕种方式,生活习惯等原因,使这一带许多人选择了出外甚至出洋谋生,互相提携的生存方式。李铁夫正是在这种为了生存也为了美术的情况下离开了故土,飘洋越海到美洲生活与学习。这一年是1885年,他正好16岁。(一说1887年,18岁)现在尚没有准确资料证明李铁夫飘洋越海第一站是美洲具体什么地方。据说先到美国,随后即转到英属加拿大。当时,在加拿大渥太华侨居的鹤山人不少,李铁夫得到族叔的资助,得以入校学画,一学就是九个年头。在此期间,曾获奥灵顿美术学院画赛冠军,被授予奖学金,享有殊荣。据说,他此阶段有过一段感情伤心史,他曾与一位洋女同学交往密切,后因中西男女交往风俗的不同而分手。也许,这是促使他离开加拿大的一个原因。

  离开加拿大后,他又来到美国,这一年约是1896年。李铁夫曾自称,他1905年至1925年为两位美国名匠----威廉-切斯和约翰-萨金特的“门人”。切斯是1916年去世,萨金特是1925年去世。李铁夫跟随这两位名匠学画正好是他们的晚年。此时李铁夫本人年龄约在36岁至56岁之间。因此也正值艺术成熟期。又有资料称:李铁夫于1913年以优异的成绩考入纽约美术大学,每次考试均名列前茅,这一年他的作品参加展览,获一等奖。1914年又获铜像大奖。1916年被推选加入当时最高的国际美术机构——“国际画理学会”,成为该机构建立以来的第一位亚裔会员。他还加入当时很有影响的“纽约艺术学生联盟”,还是“万国老画师画院”会员等等。这一阶段,李铁夫的艺术造诣,得到广泛的认可。当时不少与他有密切过往的重要人物都对他评价极高。孙中山曾称誉他为“东亚画坛,第一巨擘”,革命家黄兴赠他“横扫东亚”的题词。孙中山、黄兴、程璧光、梁联芳等联名在报上推崇他的艺术“洵足与欧美大画家并驾齐驱,诚我国美术界之巨子”。

  1930年,李铁夫结束了他在异国四十多年的漂泊生活,回到中国。此时,他已是61岁,过了花甲渐入暮年了。

  著名评论家迟轲先生在为《李铁夫画集》作序时称他“四十余年浪迹欧美,既无官禄,也无资财”。但是他在国外的这段经历,所取得的艺术成就和声望,是同时代甚至后来相当的历史阶段旅外华人艺术家所远远难以企及的。有一联串的旅外名人画家的时间表可作比较:在李铁夫留学加拿大、美国20年后的1905年,李叔同东渡日本留学,第二年考入东京美术学校油画科;同年,高剑夫入东京美术学院学习;陈树人入京都美术学校学习;1912年李超士赴英国学习;1913年陈抱一赴日本求学。在李铁夫留学32年后的1917年,徐悲鸿赴日本研习美术,1919年赴法国巴黎国立高等美术学校留学。34年后的1919年,林风眠、林文铮、李金发等赴法留学,第三年,入国立第戎美术学院学习。从这里可以看到,当李铁夫在海外蜚声并卓有成就的时候,国内的学习西画的风气才刚刚起步,这些留洋画家学成归国后中国的现代美术教育方式及西画技术才开始有序地建立和传播。然而,李铁夫的艺术成就和影响,由于他远在国外,国里对他的艺术所知较少,在国内正轰轰烈烈办学堂学校,传播西学及西画的时候,他的“缺席”使他这种成就在那特殊的时间及地点缺少了应有的影响。他所追随的切斯和萨金特的古典式学院派的写实画法,显然对于中国早期油画建设来说,是极其重要的一个环节,但对于当时的世界潮流和国内的某种兴奋点来说,却是属于过了时的传统,尤其是李铁夫1930年回国之后较少参与国内的美术活动,很快也便长时间隐居香港。潮流、战争、动乱、地理、个性、身份等等因素,使他渐渐远离了“社会”,成为一位被陈抱一所称的“隐士似的老画家”。

  二、李铁夫晚年经常与他的青年朋友说,他平生只有两个嗜好,一是革命,二是艺术。确实,在李铁夫的人生经历上,应该重重地写上一笔的是他的热血理想和对民主革命的赤诚。

  自19世纪末期,孙中山经常到英国、加拿大、美国和东南亚等地向华侨进行推翻清朝、创建民国的革命宣传和组织工作,先后建立了海外各地的兴中会分会,并深入到旧金山等地的洪门会中进行活动。从这个时期开始,李铁夫即追随孙中山,而且越是在艰难的时候越表现出高度的献身精神。他比孙中山小三岁,因而尊称孙中山为“孙大哥”。据有关资料称,李铁夫1908年随孙中山由加拿大到美国,筹建同盟会纽约分会,1909年12月同盟会纽约分会正式成立,初推周植生为会长,钟性初为书记,后改由孙中山“主盟”,李铁夫为常务书记。李铁夫担任此职6年之久,协助孙中山筹款,增设同盟会19处。为了宣传革命,他不仅组织演剧和导演电影,组织电影公司,通过文艺宣传革命,同时还变卖自己的油画200多幅,把卖画所得以及数次艺术奖金捐助革命,支持孙中山进行革命活动。

  更具传奇色彩的是,1910年清廷派贝子载振为大使,程璧光为副使,率舰往英国贺英王乔治王世加冕。事毕后,程璧光奉命率“海圻号”舰往墨西哥、古巴等国慰问华侨,舰经美国纽约时,李铁夫与同盟会会员赵公璧、邓家彦等人,冒着生命危险,登舰宣传,慷慨陈辞,晓以大义。竟然说动了程璧光和全体官兵,加入同盟会,后为推翻清王朝立下汗马功劳。

  袁世凯复辟之后,1914年黄兴到美国各地宣传组织“讨袁护国”活动,与李铁夫成为挚友,两人同住一室,纵论国事。后来,孙中山、黄兴、程璧光等联名在报上专文介绍李铁夫,给予极高的评价。这其中,可见他们之间深厚的情谊,也可见他们对李铁夫人格画格的高度赞赏。

  从这一系列的轶事中,可以想见李铁夫并非一位文弱的画家,而是一位铁骨铮铮的革命者,一位充满民主革命理想和热情的活动家。

  然而,历史和他的人生经历再一次错位。1925年孙中山逝世,再加上他崇敬的艺术导师约翰·萨金特也于同年逝世,他萌生了回国的念头,由于种种原因至1930年才回来,此时,国内正是动乱和飘摇的年代,他本计划创作一组大型的《辛亥革命历史画》和一套《黄花岗七十二烈士》肖像画,还打算在南方建立一所“东亚美术学院”,但最终都无法实现。他曾写下这样的诗句:“风云惨淡思悠悠,愁绪撩人不自由。七尺浮萍如落絮,十年浪迹等闲鸥。山河枥落兴亡感,天地昏沉杀伐秋。举目已无干净土,披衿慷慨弄吴钩。”(《民国卅二年元旦》)诗中显出他惨淡的心理和壮志未酬的感叹。他曾因打算创办“东亚美术学院”之事致信孙科,孙科在给他的复信中尊称他为“李老师”,赞赏他的宏大计划,但在筹措资金及人事方面,要他找当地行政长官商议。对于耿直的李铁夫来说,他着实不太愿意过多地与属于“侄辈”、“小儿辈”执政官员们纠缠,甚至某些“关心”也会被他认为是施舍而不愿接受,据他的挚友冯钢百的回忆,李铁夫40年代在香港生活时,相当艰难,甚至住在九龙一间只有一面墙壁,三面用簾布遮掩的破屋。每天穿着破棉袄到茶楼喝茶,一坐就是半天,据说有一次还被误认为是要饭的,但是孙科曾出于对这位辛亥革命元老的照顾,派人送来一笔巨款,他却不愿意接受这种“施舍”,要退回去,后来是冯钢百代他收下,慢慢地供他使用。

  1950年,81岁的李铁夫回到广州,华南文联为他的回来举行盛大的欢迎会。会上,华南文联筹委会主委欧阳山致词,他说:“李先生很早就参加革命,一向就无私地、舍心全意地支持革命。他坚持进步,数十年如一日。因此,我们万分高兴,还接他老先生回来……从此,这一面艺术的光辉大旗,永远高竖在五羊城上。他贞坚自守的精神,值得我们学习”。

  1952年6月16日,李铁夫于广州病逝,终年83岁。临终时他还把自己身边的100多幅作品及遗物献给了国家。

  三、对于一位曾经在艺术上临睨一世,独领风骚并卓有成建树的艺术家,对于一位曾经热血沸腾,大义铁骨的革命活动家来说,人生经历中错位的待遇,辉煌与寂寞,显赫与苍凉等的落差,这似乎无需过多计较和感叹,大凡人生便多如是,尤其是留得青山长在的艺术,更足以闪耀人生和历史。

  然而,李铁夫留下的这批作品,尤其是其中为数不多的油画,由于长期以来卷成一捆跟办随李铁夫走南闯北,在香港八面来风的木屋中更是无处安身,再加上相当长的阶段,由于修复条件及其他种种原因,这批作品几乎达到不能移动的地步,损坏的程度相当严重。据说,1979年上海出版李铁夫的画集时,油画的保存情况已不太理想,到了1980年广州拟再出版画集,拍片时状况已远不如一年前,脱落、变色更为突出,真不知目前的情况如何。

  艺术家的生命在于其艺术和艺术作品,生命死后种种错位,种种不寻常的际遇都无关紧要,而艺术的意义,艺术的长存才是生命意义的真正体现。愿李铁夫的艺术有一个完美的待遇和历史的归宿,愿历史能为李铁夫的艺术一个恰当的位置。(作者:王璜生)

  • 资讯
  • 看展
  • 插画
  • 设计
  • 视频
  • 专题
扫一扫
扫一扫,用手机继续阅读!
央视网新闻移动端
央视新闻客户端iPhone
央视新闻移动看!
CBox移动客户端
下载到桌面,观看更方便!
书画图集
860010-1121080100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