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新闻客户端点击或扫描下载

首页视频资讯看展插画专题公开课

徐悲鸿论素描

艺术家 央视网 2014年08月09日 18:07 A-A+ 二维码
扫一扫 手机阅读

原标题:

“学画是非常艰苦的事,希望你不要趋慕浮夸,不要甘于微小的成就”。每画完一幅精心的素描,就要记住其特征,默画一幅,然后再对着原作改正错误。这样,画一幅便等于画三幅,可收事半功倍之效。这是徐悲鸿的法国先生达仰看了他带去的习作勉励他的,使他铭记在心的两句话。

    他认为素描是一切造型艺术的基础,必须通过严格的素描训练,使学生能初步掌握写生的能力和造型的规律。他在素描教学中要求高度的准确,不允许有一线之差。他也强调提炼、取舍、概括,注重体积、结构、质感和空间感。要求学生“但取简约,以求大和,不尚琐碎,失之微细”,既要“致广大”,也要“尽精微”,以表现对象的特征和实质。

    悲鸿在素描教学中强调:“宁方毋圆,宁拙毋巧,宁脏毋净。”人体大体看来是圆的,但任何一个圆面都由许多方块的面组成,就如同任何一条弧线是由若干直线组成一样。要表现圆很充实,有重量、有体积,不象是照相般平滑,必须通过方的面来表现它。这是“宁方毋圆”的道理。“宁拙毋巧”也是如此。“巧”固然好,但必须老老实实,按步骤画,虽然笨拙一些,终能达到“巧”,反之如果只求“巧”,就会不充实,趋向浮滑。“宁脏毋净”的道理也一样,画面干净固然好,但如果追求干净,就会失去很多东西。悲鸿提出“三宁”、“三毋”,是要使初学绘画的学生能健康地步入艺术坦途。他认为学画也和学科学一样,必须不畏艰辛,循序渐进和刻苦钻研,没有捷径可寻。

    他还十分强调明暗对比,教导学生必须指出对象的最亮的点,最暗的点,次亮的点,次暗的点,依次类推,反复认识,详细地比较。抓明暗交接线,使体积感更强,增加中间色的层次,有利于刻划暗部的变化,用分析和综合的方法,使之集中、统一。

    悲鸿还要求学生下笔就准。他教导学生,必须看准了才下笔,下笔时一定要心中有数。即使画错了,也不要擦掉,让自己知道错在什么地方。他严格要求形的准确。

    悲鸿还要学生画默写。他说:如果不会默写,形象不在你脑子里,便违反了中国绘画的传统理论:落笔有神。形象如同过眼烟云,如何才能下笔有神呢?必须练出默写的功夫。因此,他规定学生们要有严格的默写。而且根据自己的经验告诉学生,默写可以收到事半功倍之效。

    在观察和描写对象时,悲鸿要求学生有轻重主次,要抓住关键处,要概括、提炼、集中,不要自然主义地把一切都画下来,应该观察入微,有重点地取舍,不仅要造型准确,而且要比现实的形更提高。

    他语重心长地告诫吕斯白,追求时髦对于发展祖国艺术事业毫无用处,要用为祖国艺术事业献身的信念时时鞭策自己,才能成为一个真正的艺术家。……吕斯白从此以后,没有再去追求那风靡一时的形式主义美术。

    “先生,您说的‘真感’是指对现实的感觉吧?”“对,只有通过对真实景物的细微观察和写生,才能获得真感。真感是一切艺术的渊源。”“那么,您的意见是说绘画和其它一切艺术都必须来源于对周围世界的观察,也就是对生活的深入观察,对吗?”“是这样。但是,有许多画家与此背道而驰的……”

    他平时就教导学生要重视速写,要“拳不离手,曲不离口”。要随时用眼睛观察,用心和手描绘。他还谆谆告诫大家,一定要勤奋,要对生活诚实,不要去追求那些背离真实的投机取巧的东西。

    他一如既往地重视严格的基础训练,规定各科学生都要学习二年素描,国画系和图案系的学生也不例外。他通过自己的教学和创作实践,认为须有二年级严格的素描训练,才能使学生初步掌握写生能力。他一贯重视写生,反对一味临摹。他认为,临摹只能作为学习前人技法的手段之一。他仍不遗余力地倡导国画的革新,强调国画也必须用来反映人民的生活。

    两年级严格的素描仅有达到观察描写造物之静态,百捕捉其动态,尚须以积久之功力,方可完成。

    铅笔渲染不如木炭,或即用炭条,吹固定水(松香油精)较此为佳也。用笔可具起落,则不如是平板。苏联的大幅素描固佳,但古典而近于馆阁体,如不善学,可能近于平板光滑之馆阁体,使人生厌也……

    十九岁的年青画家杨之光带来了新出版的自己的画册,求见徐老师,表示想考研究班时说的一段说:“我劝你不要考研究班,而是投考中央美术学院一年级,从头学起,打好基础,先学好造型的基本功……”于是……从一年级开始学起,画几何形体,画石膏头像,画人体习作……

    尤其重视一年级的教学。他称之为“吃开口奶”。因此,他总是配备能力很强的老师教一年级的学生。他自己也常常到一年级教室进行指导。反复告诫学生们,画画要诚实,不要去追求表面光鲜的油腔滑调;教他们“宁方勿圆,宁拙勿巧,宁脏勿净”。的道理;他强调默写,默写以后一定要对照写生检查,并须坚持下去。

    当他看到各班学生都用硬铅笔,削得象针尖一般去画素描时,他万分焦灼。这些画得极其光滑细腻的素描,一个课题往往要几十节课,细磨细擦,把感觉都磨钝了,失去了新鲜感,而且画得十分呆板、繁琐,这是他极其反对的。他立即召集这些素描教师开会,指出:“不仅形式主义美术是泥坑,这也是泥坑,陷进去就拔不出来了。”他要求教师们改变这种教学法,不要让学生画这种“平板光滑的馆阁体”。

    “所谓院体,就是这种学院派的画风。学院派也译为学院主义,画得光滑平板、繁锁、俗气、陈腐而无生气,布格柔(1825-1905,法国十九世纪画家)便是学院派典型的代表人物。他的画风是我们必须反对的。在十九世纪大卫和安格尔等人的古典主义、库尔贝等人的写实主义、莫奈等人的印象主义争奇斗艳的时代,院体确是毫无生气的东西,所以今天全被遗忘,这是必然的。”(来源:《徐悲鸿的一生》;作者:廖静文  徐悲鸿夫人)

  • 资讯
  • 看展
  • 插画
  • 设计
  • 视频
  • 专题
扫一扫
扫一扫,用手机继续阅读!
央视网新闻移动端
央视新闻客户端iPhone
央视新闻移动看!
CBox移动客户端
下载到桌面,观看更方便!
书画图集
860010-1121080100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