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艺术台 > 美术专题 >

《艺术名人堂》对话自由艺术家侯珊瑚

发布时间:2013年09月30日 17:35 | 进入美术论坛 | 来源:CNTV | 手机看新闻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完整视频 完整视频
channelId 1 1 2 35de6565ebb0471589eff7ad2273136c

侯珊瑚访谈现场

    主持人 汪昂:各位网友,大家好,欢迎您收看央视网书画频道“艺术名人堂”栏目,我是主持人汪昂。我们知道前不久2013年9月21日下午“态·初——侯珊瑚水墨画展”在798艺术去太和艺术空间隆重开幕,开幕到现在,受到了社会各界的广泛好评,也是在网络上引发网友广泛热议。今天国际画院邀请到整个画展的三位主要成员来到演播室跟大家做在线交流和实时互动,首先介绍一下,分别是毕业于解放军艺术学院油画专业、旅居美国的自由艺术家侯珊瑚女士。你好。

    侯珊瑚:你好。

    主持人:中国人民大学副教授、我国著名的艺术批评家夏可君先生。

    夏可君:各位观众大家好。

    主持人:我们的好朋友,798太和艺术空间董事长、《艺术收藏》主编贾廷峰先生。

    贾廷峰:大家好。

    主持人:节目一开始先问贾总一个问题,这次策划侯珊瑚展览有什么意义?

    贾廷峰:我到798已经五年已经挖掘当代水墨的挖掘和传播,苦苦寻找,寻找很多年,这次展览我做的非常用心,很多细节让我非常感动,马上慢慢聊,我发现一个新水墨画家,当然我写过很多文章,新不一定好,旧不一定不好,侯珊瑚女士这种创作这种“新”新能打动我,当然可以打动很多人。可以给大家透露一下,截止到昨天晚上,她的作品大概有三四张,除了三四张不是很想卖,几乎全部卖出,这是很少见,我做的展览当中这是第二次,很少见,很多买传统画的人,居然半夜给我打电话,贾总,这种画到底怎么画出来,我想不明白,给我讲讲,我感觉有意思了,艺术一定走进他的心里,睡不着,反复掂量这个事情,意义非常特殊。一会儿跟大家分享。

    主持人:先卖个关子,先不说,一会儿分享。这次侯珊瑚老师画展,最大区别在于往届一个新和旧的区别,我们今天请了专家来,夏老师给我们解读一下,您觉得珊瑚老师这种艺术是一种时间样的形式,怎么样解读理解她这种艺术?

    夏可君:我们看珊瑚老师作品在后面,有一张作品在前面,任何一个观众、批评家面对一个艺术家很成熟、很有有创造性的作品,要去解读很困难,语言和绘画的关系,实际上不太对应的,我试着简单清晰地说一说,侯珊瑚作品的艺术特点、艺术语言的独特性在什么地方。首先一张为什么是新水墨,而且是当代的水墨作品,就是它第一眼看上去应该是一个当代视觉上非常新颖的作品,而不应该是一张传统水墨。我们看到侯珊瑚作品上受过西方抽象画和抽象性的整个洗礼,所以它看起来好像是一个抽象的作品,但是实际上又保留了中国传统的笔墨,所谓有笔、有墨,怎么做的?上面墨比较重的部分,属于书写性,把中国传统书画化解、破解,表面上看根本看不出传统书法用笔书画训练,实际上把线条用一种断开,内在的力量没有断,形体破开之后,跟后面颜色比较重的墨色部分,分解块状,有形、墨晕、横山部分,重新利用深远、深化、渗透原理,但是她自己发明一条技术,我曾经问过她,一会儿可以问艺术家本人,怎么找到独一无二的技术,把墨晕墨、散开如此漂亮、美丽,有一种呼吸性、生命感,在里面蠕动、流动,这是墨和纸的关系,一种独特的把握能力。因为水墨表面上看容易上手,可控与不控之间,需要艺术家持久训练和控制力、把握能力,这是第二部分。

    第一部分表面形,后面隐含墨。这二者之间有强烈的反差和对比,甚至阴阳原理,像太极一样,一个强一个弱,一个阳一个阴,一个硬一个软,这种互补关系是中国文化特有的审美原理。
   
    第三是简单说把颜色加进来,不但水墨,自己找到独特能够稀墨水溶性原料,把颜色带到水里,水墨当代画运用西方丰富色差体系,不受外在强制性把颜料加到水墨里面来,内在的稀释,非常自然,呼吸性相溶。珊瑚在这方面做出独特的探索。

三位嘉宾

    主持人:刚才夏老师抛出所有关注于画展很多网友们想对珊瑚老师提出问题,您在整个创作过程当中如何形成你现在这样像背后这幅画这样一种风格,什么样的风格?如何实际进行操作,刚才夏老师提到,整个宣纸上,很多画过国画的人知道,具有一次性,如果表现不好,这幅画就毁掉了,您能不能跟我们谈一谈,如何在整个过程当中形成一种风格?

    侯珊瑚:我去美国是1993年,我在美国差不多待了20年,我最早学油画,军艺美术系油画专业毕业,我在美国生活20年,刚开始由于生存问题,有一段时间离开了绘画,所以很长时间没有机会画画。重新开始画画在后十年,然后在那一段时间,虽然我没有画画,但是我近距离地接触这些西方的一些包括当地人的习惯、审美,我看到很多艺术家,他们的这些研究都是非常个人的,给了我很大的启发。

    我刚开始也不懂抽象,完全是写实的路子。后来我空白了这十年以后,我重新面对一张白纸的时候,我脑子也是一片空白,我没有了任何概念,就是丢掉了很多框框,所以我完全就像一个小孩一样。刚开始我在宣纸上做了大量的实验,就是跟玩一样。然后我是被一个偶然的现象吸引的,就是我现在的一种水的痕迹,当时是一个很偶然的现象,我就觉得这个很有意思,我能不能把它作为一个元素呢?然后我就把这种偶然开始做试验,天天在调这个东西,怎么出来的,完全没有任何的概念,我也不知道我能做出什么东西。然后我做了两年的时间,我天天在调这个东西,它和温度、纸的湿度、墨,我用很老的素墨,老了以后,长期积累干的成份在里面,所以再跟水溶的时候,自然出现一种边,所以完全是一种没有任何概念的。

    这样试验了两年以后,我就觉得我稍微可以掌控了,因为我刚开始学油画,我对宣纸都不了解,完全不了解,所以我从媒介本身出发的,从媒介本身看看它能出现什么样的新的一些元素,然后我找到这一个元素,肯定不会成立一幅画,肯定会找另外一个元素,这个元素必须有干、湿、浓、淡的一种搭配、协调,然后再找第二个元素,第二个元素就是造型,后来在大量的试验过程中,我发现光是天那种纹理的东西,不成为画,这是大自然,第一自然的东西,必须要加进很多人的主观意识,因为艺术毕竟是人的主观创造的东西,所以我就开始着重地解决一些墨的造型,如何用墨来造型,然后我就改造工具,因为我是从自己创造工具,然后产生了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当然我刚开始自己不敢相信这是什么东西,包括我刚开始给别人看画,说你是在搞什么,他们都不理解,但是我有这种感觉,什么东西在吸引我,我多少次想放弃了,因为用我自己的老观念,我觉得这什么都是不是,刚开始感觉。

    后来我发现,那一点点吸引我的东西,说不定就是让我无法放弃的理由,说不定就是这一点点东西也是在吸引我的观众,所以我就一直这样坚持下来。

    主持人:所以您坚持下来,把您的这些风格不断地演变成一幅幅作品。

    侯珊瑚:所以风格在大量地试验,经过你必须要舍,首先想提炼呢的语言,必须要舍弃很多,所以刚开始你是一种横向的,你是在寻找,横向地寻找,你发现这个可以利用,那个可以利用,然后以后你形成了你要建构出你自己的语言的一个结构,就是它有一种秩序在里面,就是它这种秩序是一种它自身的要求你去寻找那种秩序,我觉得这是大自然本身,从大自然本身可以解读到一种密码,并不是从哪个别人用过的这种技法现成的东西,我从最原初的元素来这样组合在一起,但是它又符合一个自然的规律。

    主持人:刚才我们在节目开始之前也介绍到了,珊瑚老师是毕业于解放军艺术学院油画系,画油画的,但是现在我们看到自成一派这种新水墨,从您的作品可以看到原先色彩搭配。我想问的是,您1993年到美国去了,您觉得在西方这种文化熏陶下,给您现在的作品、现在这种风格产生什么样的艺术灵感?

    侯珊瑚:我觉得我的最重要,并不是从某一个艺术门牌、某一个艺术家那里得到一些具体的东西,而是他们的这种探索的经验、过程给予了我非常大的启发。包括我第一次见到一个抽象艺术家,很普通的艺术家,我打开他的资料,网上都有他的资料,他也是从写实转变成抽象,当我打开他的资料以后,我一看他这样的转变过程,我都惊呆了,他成百上千张的作品是一点一点转变出来,我觉得我特别缺少,我们特缺少这样的精神,像里希特的作品,在网上打开一个档案里,他五年所做的事情,持续30年在做同一件事情。五年里面有上百张作品,每天在用颜色不停地刮,但是他同一种重复,却重复的非常丰富多彩,就是他非常执着地在做这一件事情,所以西方的这些艺术家的这种精神给予了我特别大的鼓舞,画原来可以这么画。总是要觉得什么都要,这个也能做,那个也能做,想求全,但是求降首先要做到的是减而不是求全,必须舍去很多的一些不必要的东西,才能把语言给提纯,所以这是一个过程,这个过程本身对我的意义非常大,甚至改变了我的生活态度,思维方式的一种改变,不是画几幅画、办几个展览的这种意义,我觉得是整个人对世界的一个生活态度转变。所以西方给我的这种启发是这样的。

    主持人:实际上我的周围也有很多学习艺术的一些朋友们,他们对于艺术整体有一个共同评价,实际上是一个很枯燥的事情,比如说画一幅画,可能两三天都要在一个屋子里,不一定画的成功,我曾经读大学,旁边住着音乐系同学,写作的时候,连续熬几个通宵之后写出来的歌曲,被自己扔掉,问问珊瑚老师,有没有在整个创作过程当中,刚才提到,光把灵感汇集在一起就用了两年时间,中途有没有最困难的时期,什么让您一直没有放弃?

    侯珊瑚:这样一个关系,尤其是这种从元素本身开始去寻找,不是现成的可以有参照的东西,尤其是抽象艺术,好比你从要创造一把乐器,选择一个东西去发音,找到了第一个音、第二个音,不管用什么东西,窜出能够工作、能够发音,像乐器一样,部分玩熟,熟练了以后,才能达到创作的阶段,如果没有技术支撑的话,再有思想也是一句空话,其实艺术家应该是你的媒介,既是他的诗人又是一个匠人,所以必须具备双重能力,如果没有经过那一段与媒介沟通这种掌控它,如果在没有掌控它之前,根本无法谈起你的想法,无法表达,因为你最终的思想还是要呈现出作为一张画、一个实体,呈现给大家看。

访谈现场

    主持人:我看旁边的贾总可能有点坐不住,贾总能不能结合刚才珊瑚老师所说的东西,能不能给所有的网友诠释一下,这种新水墨定义,您怎么理解?

    贾廷峰:结合珊瑚老师的话,她有一段时间基本上画不下去,甚至有点绝望,我知道,画的自己非常痛苦,自己怀疑自己,曾经一段时间,画了满地,不知道画废了多少宣纸,老是找不到她认为最佳状态,丢的满地都是,先生做生意,拿这个东西包装,有一次东西买回家,包装纸弄开,包装纸非常好看,打电话说,这个东西不要作为包装纸,这是一个作品。非常大鼓舞。艺术家成长非常艰辛,所有艺术花样,古人、前人、西方人不知道做了多少探索,几乎所有花样都玩遍了,艺术哪怕往前推动半步,比登天还难,对生活、艺术、人性超越太难了,她有今天的成就绝非易事,加入她不在美国,还在二炮,没有今天的成绩,在异国他乡反过来审视中国文化、祖国文化,有高度、距离,身在此山中,不识庐山真面目,容易陷进去,没有觉悟,旁观者清,一定要有一定距离,尤其是艺术家。她的家我去过,在奥兰多,美国一个中等城市,几乎没有华人,我去过她的后花园,开幕式我硕果这样一句话,孤独是侯珊瑚的后花园,心灵深处是孤独,没有人,很少,陪伴她是野鸟、湖水、一池子荷塘,这种环境让我感动。从油画转到水墨,从熟悉领域、擅长的东西丢弃掉了,到陌生领域,对于她是很大的冲击,真是这样。

    所以我写文章,有几个观点,跟网友分享一下,赤子之心,珊瑚老师的画有赤子之心,大家时刻保持一种相互的生命状态,婴儿状态,这样你活得不至于腐朽,每天很鲜活地活着,看着世界万世万物和人有一种新鲜感,非常重要,尤其对于艺术家非常重要,要不只能画行画,一亩三分地就那两下,画行画。

    年复一年、日复一日做一件事情,外人看了非常枯燥,但是她乐在其中,不断地超越自己,超越昨天的她,超越以前的她,这是一种巨大的成就感。我了解,因为我跟她反复交流。

    她的东西来源于中国老子道家的东西,因为我不喜欢悬的东西,绕来绕去,有时候人很迷糊,它有一种浑沌状态,原始之初浑沌状态,不断地往外扩展、匀染,我想到一个词生生不息,不是固定不变,有一种创神感,很有意思。赤子之心,这是她的特点。她自己的作品画出来同时,她再克隆一张一模一样,门都没有,这是艺术家可贵的品质,我要寻找的。

    主持人:艺术的唯一性。

    贾廷峰:不可复制性,刹那间固定、定格,就是这一幅,下一幅跟这个绝对不一样,这才有意思,而不像中国的书画家,几十年一日还是这样。这个有意思。跟大家分享这个。

    主持人:作为普通网友来说,对于这样作品,没有贾总、夏老师一番解释很难看清楚,不知道它表达什么,市场推广好推广吗?

    贾廷峰:这个问题非常好,新水墨、当代水墨非常难推广,我也在做一件非常创造性的事情,我很高兴我的这种职业,我的职业与我的理想在暗河,这是创造性,跟珊瑚老师作品一样在创造,创造什么?我自己内心深处最想要的一种生活状态,不愿意昨天我跟今天一样,明天我跟今天又一样,不愿意这样,我希望我每天日子和太阳都是新的,多少年一直想改变,改变自己一些惰性,改变自己命运,往前走,每天往前走,所以推广这种水墨的时候非常艰难,这种艰难从某种角度上不亚于她的绘画,因为我们的人思维有惯性,我们受的教育,我们受的美誉普及非常差,我们审美眼睛缺乏很多,我们面对大自然很少感动,我们看到世界不会感动,因为我们见的太少,推广这个东西非常难,但是我的乐趣恰恰在这里,就是因为它难才有意思。

    主持人:民族文化积淀。

    贾廷峰:有很多惰性,教育训练不够,小时候受的教育不够,不像西方人小孩基本上从小、少年、青年一直参加各大博物馆、美术馆训练、学习、熏陶,我们这种条件很少。但是恰恰因为它难,一路传统走过来,熟悉这一套,对我没有兴趣,做这个东西很有兴趣,所以我跟我的买家、藏家反复解读,我把我心里的想法,你先看,看不明白告诉我,所以昨天我很高兴,半夜一个人给我打电话,我的买家买这幅画,他在想这个画到底怎么画出来的,我感觉艺术已经走进他的心里了,这已经超越了商业的意义,我感觉很有成就感,非常有成就感,非常难,但是我做到了,我们买家也认可我的眼光,他让我几十年如一日这种训练出来,很认可,所以我很开心,跟艺术家创作一样,一个新的艺术品形式出来一样非常开心。

    主持人:通过这次《态·初》画展,很多对新水墨比较陌生一批收藏家,或者画迷们都进入到这个领域来,全新地认识这个领域?

    贾廷峰:至少改变了固有思维模式,艺术原来可以这样,为什么不可以这样,我们的生活为什么要一成不变?

    主持人:我相信很多人愿意收藏这样水墨画作品。

    贾廷峰:带来新鲜感、活力的时候,为什么不接纳新生事物,反问他们,为什么老一套东西没完没了在搞,你的生命太无聊了。所以我很高兴。

    主持人:夏老师和贾总有没有给正在收看我们节目网友、收藏家,要收藏家水墨画的网友意见和建议,要注意一些什么?

    夏可君:其实中国水墨画是复杂的状态,30年改革,既有传统水墨,画院、美协,传统工夫训练,容易程式化,第二个水墨状态比较现代,现代主义,做很好的现代这种构成主义、抽象的训练,第三是当代的,各类语言,国际性语言,抛弃传统过于相对主义方面,在这种混杂状态下,可能老一辈藏家,或者老一辈出生的人,跟传统更亲近。80年代,像你们这一代现代,看过很好设计,西方留学过,抽象化洗礼,不一定要看具体形状出来,花鸟山水,脱离在线的样子,有一种艺术家自己创造的语言,还有一个更好地利用当代技术,或者自己发明一种技术,或者受到隐视视觉冲击力,我们时代是错屏时代。珊瑚作品可以很好地帮我们收藏好作品,在画面上一定要有自己所发明、创造出来的形象,这个形象不是脸谱化、不是单一,水墨有变化,有自己独特造型气质,一看知道是侯珊瑚的,怎么用墨造型,这个造型不是西方那种写实造型,把中国传统、线破掉,有一种暗示,但是现在多意,跟中国传统原始生命舞蹈很有张力姿态相关,生命张力的姿态不汉字的,不是具体的指向一个单一的对象,是一个想象力激发,有自己的独特的造型想象,在画面上一看知道是她的。有自己独特的造型和画面构成能力。

    有自己的技术和技法,这个手法自己通过对材料,什么是水,什么是墨,什么是纸,什么是笔,性质是什么样,自己做一个独特的工具出来,甚至对水性、墨性、斜拉性,有自己独特理解,能驾驭这个材料,有自己的独特心法驾驭它,我看着你画,做不出来,我自己探索出来,通过我的心情、感觉画出来。为什么贾总说,收藏家着迷,确实自己弄不明白技术,以往国画收藏里面,没有看到这种技术丰富性、微妙性,他自己在墨域、墨块系统流遍,画面伸展性,模仿不出来,一泼一洒,很好微妙控制。

    精神性,画面独特构成、技法,个体生命对时代、艺术本身有一个生命理解,这是画面上一种颜色。颜色很有意思,相当于一种铁锈色,很老化,要用素墨,一种很老的墨,因为画水墨要求很高,对心性要求很高,一方面你很老了,画水墨的人要有一种天荒地老,白云苍狗,生命好像很老,但是水墨是鲜活,要从很老的心态里看透万物,从容阵地和淡然,做的很有生机、微妙,所谓铁锈色,装红色,很苍凉,很镇定,她在国外生活,很单纯,对艺术单纯爱,对心性要求很高,不是简单制作,在国外提供这样条件,自然条件很重要,水墨跟自然是内在亲密关系,中国当前水墨过于自主。

    主持人:非常学术、非常系统。收藏当代水墨画到底要注意什么问题?

    贾廷峰:很多媒体采访过,什么叫当代水墨,什么叫新水墨,我反复强调,新绝对不一定好,老不一定不好,但是如果又新又好,我们当然太欢迎了,笔墨时代,我们生长在此时此刻,这个时代,跟唐宋元明清不一样,但是我们传承什么?一种精神,中华文明有一种精神,生生不息,很多精神,这种精神不能丢,老祖宗很多非常有名智慧传承下来,有很多当代语言。艺术家好不容易从事艺术这一行,反复思考这个问题,扮演灵魂工程师角色,不仅仅画给自己看,还要给很多受众看,传达很多艺术信息,与这个世代有没有关系,艺术含量到底在哪里,所以这个画反复思考,每天早上跟珊瑚老师在车上聊天的时候在说,我发现三个秘密,原来没有看到,今天自己想的,跟大家分享一下,我感觉很有意思。

    这里边含有铜版画东西,铜版画制作过程当中一种刹那间的凝固,什么意思?要叫岁月时光在这一时间定格,通过她的笔,看出这一点,原来没有看到。这是精神性,很有意思。此时此刻,昨天、未来都不考虑,这一刻记录下来,这是真实的心灵轨迹,很有意思。她这种创造带给她的是一种快乐、生机,带给读者同样也是。读者老说这个画看不懂,我有一个经验,千万不要说这样的话,哪怕心里看不懂也不要说,我相信一种能量,这个画有自己生命密码的一种能量场,每个人都有,潜在全部都有。

    夏可君:艺术是不可教的,但是作品买回去放到家里可以教你,它有一种能量、信息,跟它相处久了,你就爱上它了,两个眼睛对上了,为什么要收藏,要收藏才会有理解。

    贾廷峰:能量场,每个人不要说看不懂,怎么看不懂,走进它,热爱艺术,热爱生活,如果这益心态去,这个艺术会反馈爱你,你就会懂,逐渐了解热爱它,所以你的人生不一样,看待世界方式改变了。很有意思。

    主持人:接下来问题来了,珊瑚老师在创作过程当中,可能遇到很多场景,刚才夏老师也提到了,解读了您的一些技法,您觉得技法为之重要,还是您在整个创作过程当中的一些思维,对于作品的走向判断灵感更加重要?

    侯珊瑚:我觉得同等重要,我通过这种水墨的实践,彻底改变了我以前画油画的时候那种传统的思维方式,以前我画一张画,我会提前设想,比方说一个构图,会搜集很多资料,为了完成这一幅画,我会提前计划,有很多计划、很多步骤,我都知道,最后画成什么样,我脑子里会有一个想法在那儿,但是水墨是一个非常活的这么一个媒介,有很大一部分,就是让你无法操控的那一部分,我就觉得它特别有意思,它是一个冒险,我为什么说改变了我的这种方式呢,媒介让它带着我走而不是我先设定好一个目标,然后我在当时那个状态,发生的某种状态,会引发我,也许一会儿,我又走到那边去了,过一段时间,我自己也许理性方面,不行又转到这一边,但是再次回到我这个原点的时候,和我刚开始初衷又不一样了,永远是一个活的、流动的状态,所以它跟我有一种距离感,所以我的感觉,它是有生命,必须非常静,首先静观、聆听它的声音,然后我跟它有一种对话,它能容许我做什么,我绝对不能强迫,做它不能做的事情,完全主观地掌控它,我觉得那是非常傻的。你如果要是顺着它的这种顺其自然走的话,说不定就像一匹马的一样,能够和它融在一起,骑上这匹马,能把你带到从来没有去过的地方,非常有意思。这是一种活的、动态的,所以人有的时候不可能想到超出你自己想象的东西,但是你在遇到某种情况,当时一种直觉、判断,也许你那几秒钟反映出来的东西超出你的想象,我觉得当那个时候发生的时候,我觉得是我最兴奋的时候,有的时候觉得像有什么东西在对话,与上帝共舞的感觉。

    主持人:大家也会注意到一个现象,最近这一段时间,选秀节目很火,我在看,有一种歌手习惯性技巧、思维,好声音或者快男里一些学员,唱歌都是一个调,刚开始为你转身,时间长了,发现你这个人就这一种东西,对于您的这种新水墨形式,有没有这样困惑,怎么样摆脱这种习惯性思维?

    侯珊瑚:你的思维方式一定要敞开,不要给自己人为地去设置一些框框,但是水墨本身有它自己的灵活性,它会有很多启发,不断地带着你走,当你思维敞开的时候,就会非常敏感地去寻找一些新的东西,当然这些东西是相对的,如果有自己的语言的话,有自己的鲜明的语言,必然会有它自己的固定的一些搭配,但是这种东西是固定的一种结构的这样一种搭配,实际上在掌握一个规律,当这个规律掌握了以后,像咱们做菜一样,掌握了规律,可以变着花样去做,佐料一遍,不一样了,出现完全不同的东西,但是关键是,如果有你自己的语言,要找到你自己的这种编码,你的一个语言搭配形式,当然这就是一个风格,判断它是不是一个风格,它肯定有它固有的东西,像很多歌唱家的音乐,一出来,不用说是谁的,音调一出来,就知道是那个艺术家的,它有它很鲜明的识别性,但是它必须也会有长一段时间的一种雷同的东西,但是它是在不断地循序渐进,不断地提纯它的语言。我并不急于马上就给自己要这样变、那样变,好像一种试验,像是有一个诗人说的特别好,浪涛拍打海岸,看上去每天在重复同一个事情,但是没有一片同样的浪花,我觉得这是我们搞艺术应该有这种持久、持衡的精神,实际上每个人能力都是有限的,如果能够提供给创造出一种,哪怕一点点、一个浪花,我觉得都是值得的。

    夏可君:也许艺术家只要听从心灵的内心变化、听从自然,因为自然总是在变化的,如果有这种交流,而不是为了做一个作品而做作品,随着年龄增大,在世界见到的现象多了,内心有一个转变,特别是年龄增加,自然环境,自然总是在生生不息变化,所以水墨活力就是这样,“万世造化,总得心缘”还是这样一个原理,当代艺术家不再跟自然、生命交流。珊瑚可能在国外,自己比较单纯,更多听从这个变化,保持作品鲜活性、伸展性。

    主持人:以珊瑚老师为代表,中国新的水墨画形式,准备好了走向世界,具备这样条件?

    夏可君:这是很好的问题,难以回答问题。当前水墨地方美协和美协会官方传统水墨作品,学院派里有现代感知方式现代水墨,现在有一些很有影响力的表现性很强的水墨,把西方表现和西方谢意结合,跟西方抽象画相关的抽象水墨,珊瑚作品可以在抽象水墨里,有表现性,墨的转折、姿态性,影像水墨和关联水墨,重叠在一起,混在一起,中国一个展场可以同时出现,中国文化要真的贡献新水墨,核心问题是不是贡献出一个价值观,而不仅仅我的水墨材质独一无二,具有优势,这个构不成正当性,材质不同,水墨确实有不同的感知方式,你的语言不仅仅只是花鸟画、汉字书画,外国不懂汉字、书法,显然相对主义,怎么具有一种真正为人类做出贡献,价值观上,中国文化给出礼物,来自中国文化很好的礼物,可以全球分享,如果没有这样精神性,技术再好可能也不够,确实在画面语言上,因为是作品,是绘画,得有一个贡献,一看知道确实是中国艺术家在图像上、材质上,真的有自己对艺术的独特理解,而西方人可能难以做出来,不是别人做不出来,确实没有我们做的这么老道、含蓄、深沉、丰富,这两个条件具备了,新水墨真正立住了。

    贾廷峰:这个问题很难回答。

    主持人:您觉得现在如果珊瑚老师在美国或者欧洲举办一个类似这样画展,它的影响力怎么样?

    夏可君:大家一看它起码有一个印象,这个我们应该大概做不出来,艺术如果做出来,大概不会对它感兴趣,能做出来,没有太多吸引我的地方,西方人一看,我们没有做过,艺术一定没有做过,我们做不出来,她是怎么做出来,我们要琢磨她、评论她、理解她,一看就是她的,侯珊瑚的,不管多少作品,只要放在那里,知道是她的,讨论如果有一大批这样水墨作品出现,是否应该给他们地位,是否应该在学术上讨论,在侯珊瑚作品里面,她可能会喜欢罗斯科作品,在中国受过审美训练,怎么把中国文化那么好、内在融合在一起,不是外在拼贴、强制性拉在一起,内在融合,很自然、很优美,形式上可以讨论。

    主持人:贾总,现在画展影响来看、效果来看非常不错,反响很强烈,您未来的经营方式还会和珊瑚老师紧密结合在一起,您的方向跟她的创作意图,还有这种未来契合点?

    贾廷峰:当然,下一步继续推广,这是中国艺术推广,可能在这里。因为西方人看到过很多画、很多作品,一看就是唐宋元明清,包括大都会,一看全是古人,当代人绘画作品几乎没有,看到一间雕塑,绘画一件没有当代,这有点说不过去,当代水墨艺术家扮演这样角色,我也会在这方面做一些推动工作。

    主持人:您下一步在自己的画展商业模式上的探索,您会把重心放在哪里?

    贾廷峰:商业模式很有意思,也是一种创作,也是我想要的,我在做我原来没有做过的事情,全新的,就像她的画,她在冒险,我也在冒险,大家知道我原来做拍卖出身,赚两个银子、倒两张画,对于我来说没有什么难度,但是做画廊是一个吃力不讨好的事情,在中国做画廊环境比较差,不太好,非常吃力,所以我们环境很糟糕,在这个糟糕环境里,我有一种坚定的信念,我相信未来十年,中国肯定要出大画廊,引领艺术消费的大画廊出来,肯定会的。越是这种荒漠里,越是这种烦燥的环境越有意义,进行全新创造,这种创造不仅仅是商业,也是艺术,也是一种学术理想的,这个对我的人生是挑战,我很愿意做这个事情。

    主持人:未来商业模式探索过程当中,水墨画形式、画展形式更多要跟媒体相结合起来。

    贾廷峰:是这样,肯定,非常重要的一环。

    主持人:通过今天的节目,相信很多网友对于新水墨画的一些相关的内容有了全新的认识,当然要是有兴趣,可以到798现场参观到珊瑚老师作品,可以登录中国网络电视台央视网查询相关的内容,今天节目由于时间关系,再次感谢三位光临,同时感谢各位网友收看,以上就是这次节目全部内容。

热词:

  • 央视网
  • 视频
  • 点播